示例图片二

千金城说因地制宜施良策精准发力促脱贫

2018-07-13 00:40:06 千金城-游戏页面 已读

  层峦环抱,叠嶂相拥,山路难行。贵州,东去贵阳两百公里,终到雷山县。

  区位闭塞,交通不畅,作为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雷山县目前尚有贫困人口5462户18681人,贫困发生率达13.5%。

  初夏清晨,云去雾散,离县城不远的丹江镇白岩村已是梯田水暖。

  “像白岩村这里的自然风光、民族风情都是雷山脱贫的宝贵资源。”雷山县委书记黄清发介绍,今年全县脱贫攻坚目标是减少贫困人口1.6万人以上。

  “作为改革开放的受益者,我们有义务有责任参与到中国脱贫攻坚战中”,“美丽乡村—分享村庄项目”雷山县启动仪式上,中国三星总裁黄得圭说。为帮扶雷山脱贫攻坚,中国三星将在白岩村投入1000万元开展以旅游扶贫为主导的美丽乡村项目,这也是三星未来3年投入1.5亿元助力脱贫的一部分。

  早在2014年11月,中国三星就和中国扶贫基金会联合启动“美丽乡村—分享村庄项目”,先后在陕西富平十二盘村和河北涞水南峪村推动乡村脱贫和发展。

  

  陕西十二盘村

  出窑洞搬新居

  生活美产业兴

  楼上楼下四室两厅,135平方米,宽敞明亮,这是陕西富平县薛镇十二盘村村民杨成来的新家。“过去吃的都是雨水,水质不好,喝多了这样的水,一到阴雨天关节又疼又肿。自从搬进新楼房用上自来水,我这关节肿大的毛病没再犯过!”58岁的杨成来说起新家,满面笑容。

  十二盘村位于富平县北部山区,山路崎岖,土地贫瘠。据十二盘村党支部书记李文斌介绍,前些年村里109户除了低保户全是贫困户,住着窑洞和土坯房,吃水、上学、看病等问题迟迟得不到解决。2015年7月,三星出资1500万元打造分享村庄项目,率先完成了112户民居建设及社区的道路、水电等配套设施建设。十二盘村逐步实施易地搬迁,像杨成来这样的村民陆续搬进新居。

  “搬过来以后村里生活方便了。以前娃上学得走10公里山路,现在学校建在村里,在家门口上学了。”李文斌很感慨,“看病也一样。以前晚上要是有急病,山路没法走,就得熬到天亮再去看,现在有了社区医院,家门口就能治”。

  “原先我们住在大山里,没有女娃愿意嫁进来。人口一直负增长。现在好了,不少外边的女娃嫁到村里来。”李文斌说。

  山区经济发展落后,村民靠天吃饭。“像我这样种花椒和核桃的,好年景一年赚个四五千就不错了。”杨成来说起过去的生活,叹了口气。搬出去只是第一步,如何才能让村民富起来,变输血为造血,三星也在尝试。结合当地产业特色,三星与当地政府联合当地企业为农户配套修建了一个养羊草场,安置社区成立薛镇北民奶山羊养殖专业合作社,让搬迁户养羊增收。

  河北南峪村

  打造高端民宿

  带动全村致富

  三星第二个分享村庄——河北涞水县南峪村也立足于当地特色产业脱贫致富。

  不同的是,该项目引入了层层选村的“PK制度”和分红机制,目的是充分调动受助村庄的自立意愿,为后期“造血”创造条件。

  选村经过了3轮考察、3轮评审以及1个试点项目考评。南峪村从22进10、10进2,再到两村比拼,现场评审答辩,最终胜出。

  南峪村位于北京房山的十渡和河北涞水的野三坡之间。“这个村离北京不远,周围还有百里峡等不少景区,咋就摆脱不了贫困呢?”中国三星企业社会责任事务工作人员当年发出这样的疑问。2015年他们来南峪村做项目调研时,村民人均收入只有2000元左右,全村224户中有贫困户59户,贫困发生率达26%。

  “美丽的拒马河,拒绝了车马,也拒绝了游客。”南峪村村支书段春亭解释。原来村口的拒马河上连座像样的桥也没有,一旦到了雨季河面没过了石墩,南峪村就会变成一座孤岛。“游客根本进不来,而且南峪村的对岸是国道穿村而过的北峪村,趁着乡村旅游热,家家开起了农家乐。因为交通方便,到野三坡这一带的游客也大多去了北峪村吃住。”段春亭说。

  背倚好山水,如何让南峪村也能通过乡村旅游摆脱贫困?“我们决定走高端民宿路线,这既是稀缺旅游资源,同时也避免与北峪村恶性竞争。”中国三星总裁黄得圭说。

  拒马河上修新桥,民宿升级改造,打造品牌民宿项目“麻麻花的山坡”,南峪村吸引了越来越多的游客。“现在到了周末一房难求。”民宿运营经理张科说。

  “北京周围很多高端民宿都去过,但是这次来南峪村有到家的感觉。”北京游客刘笑然对“麻麻花的山坡”赞不绝口:“因为这里民宿阿姨纯朴亲切,好像就是我们老家的大姑、小姨。”

  截至2017年底,南峪村人均年收入增加到3450元,贫困人数也下降了80%,今年将提前实现全面脱贫。

  村子富了,分配也要公平。中国扶贫基金会和中国三星组织成立乡村旅游合作社,让全体村民当股东,解决了分配不平衡的问题。“去年的分红大会,合作社将收益按照股份比例分给我们,每人可分得500块钱,贫困户是1000块钱。像我这样参与民宿服务工作的村民每月还可以挣3000多块钱的工资和奖金。比出去打工强!”四号院的管家蔡景兰说,“听村支书说,村里70个出去打工的青壮年已经有25人回来加入了合作社!”

  “民宿改变了南峪村!”在南峪村做了40年村支书的陈西申说。现在,他是“麻麻花的山坡”三号院的户主,除了年底分红之外,他还有三号院的租金收入。“咱村以前是个老弱妇幼留守的山村,年轻人都出去打工了。三星的项目,为村子带来很多收益,像我这样的老人也能参与进来。”陈西申的两个儿子都在北京工作,随着村里的生活越来越好,他希望儿子们也能回村里工作。

  贵州白岩村

  民宿兼营电商

  苗乡致富有望

  南峪村旅游扶贫模式的成功,不仅让村民看到了希望,也让三星扶贫的信心更加坚定。2017年,第三个分享村庄延续选村“PK制度”,经过层层竞标选拔,最终花落白岩村。

  绿水逶迤去,青山相向开。“白岩村很适合搞旅游。”白岩村村主任唐文德说。

  身着苗族服装,精瘦干练,28岁的唐文德年龄不大,但说到搞旅游却是经验丰富。“白岩村就在雷公山下,清晨有特有的云海梯田景观,这是我们发展旅游的先天优势。”他说,其实十几年前村里办民宿的也不少,但是西江千户苗寨火了以后,来白岩村的游客越来越少。我们现在做民宿不是要和他们竞争,而是走一条不同的路,把有更高需求的游客吸引过来。2017年1月起,白岩村通过流转进城务工村民的闲置房新增了5家民宿,计划今年8月投入运营。

  说到三星的项目,唐文德很庆幸:“办几家民宿不难,形成产业却不易,这需要政策、资金等多方面的支持。雷山县政府和三星这个时候参与进来,真是帮了白岩村很大的忙!三星计划帮我们走像南峪村一样的高端民宿路线,南峪村的今天就是白岩村的明天!”

  “景区带村,能人带户”是三星分享村庄项目的预设模式。三星选择白岩村,当然不光是因为这里的自然美景。

  村民杨启忠是村里的木匠,先天视力残疾,加上妻子患有精神疾病,是白岩村尚未脱贫的8户之一。做了几十年木匠,杨启忠只做一件产品——苦桃木小凳子。“一把凳子只卖40块,还经常滞销。”杨启忠说。

  “这样一把凳子在大城市卖个百八十块钱不成问题。”中国扶贫基金会在白岩村驻村的工作人员张通说,“关键是要让消费者知道,要有宣传力度,我们基金会和三星可以帮您支招”。

  “那我就尝试做做看。”腼腆的杨启忠低声说,脸上带着笑。

  项目启动仪式当天,村小学不大的操场上挤满了村民,这些淳朴勤劳的苗家人看的不是热闹,而是这个苗乡的光明未来。虽然不善言辞,但他们的笑容会说话——他们相信,白岩村的绿水青山终会闪耀金光。


  《 人民日报 》( 2018年07月12日 16 版)

(责编:仝宗莉、杨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