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金城说浦东:小步换大步开放再开放(经济观察·改革开放前沿) 
示例图片二

千金城说浦东:小步换大步开放再开放(经济观察·改革开放前沿)

2018-08-09 22:03:06 千金城-游戏页面 已读

  两家英国老牌保险公司——韦莱、怡和最近喜气盈门。今年我国发布扩大金融开放新举措后,它们是第一批获准扩大经营范围的外资保险企业。

  “过去只能做大客户,现在与国内保险公司一样,也可以做中小微企业客户和个人客户了。”韦莱保险经纪公司CEO徐汇智很满意。具有180年历史的怡和保险集团所属怡和保险经纪公司,刚把总部从广州搬到上海浦东,忙着布局新业务。

  金融是现代经济的核心,金融搞好了,一着棋活,全盘皆活。外资金融机构进入中国,从部分业务做起,不断扩大业务范围和网点,最终享受国民待遇,全面参与中国市场竞争。开放再开放,这是浦东乃至整个中国金融业改革的步伐。

  外资企业和金融机构进入中国,步子越来越大

  改革开放之初,上海仅有4家外资银行,还只是设立代表处。外资银行并未全面布局,准备先进入,逐步适应。当时,外资金融机构收得比较紧,与经济状况有关,也与外资金融机构需求有关。“外资企业是外资银行的重要客户,随着他们快速进入中国,外资银行进入中国的步子越来越大。”浦东新区金融服务局局长张红说。

  2001年,中国加入世贸组织,中外经济往来日益频繁。外资金融机构,特别是外资银行便优先在浦东集聚。2007年,渣打、汇丰等外资银行法人化,在中国建立法人公司,由只受理外汇业务,转向全面经营外汇及人民币业务。

  2009年,上海国际金融中心航运中心建设意见发布,一大批外资企业进入上海。至2010年,合资基金公司快速增长,全国批准了37家,其中20家就在浦东。

  2013年,上海自贸区运行,外资金融机构,特别是外资资管机构更是乘势踊跃进入浦东。

  摩根大通所属摩根资管的发展历程,正对应着我国扩大金融业开放从未停歇的脚步。“以前,外资资管机构只能设立合资机构,因此2004年摩根资管与上海国投合资成立了基金公司上投摩根。”摩根资管中国总经理周玲玲说,2016年,独资设立外商独资资管公司放开,摩根资产迅速成立独资公司,第一家正式落户上海。

  “宜早不宜迟,宜快不宜慢”,新一轮金融开放的力度前所未有,落地速度也前所未有。目前,摩根资管已经拿到合格境内有限合伙人业务牌照,正紧密筹备产品发行。

  浦东开发时,金融业为零,但从无到有,万丈高楼平地起,截至今年6月底,浦东持牌外资金融机构298家,占持牌金融机构30%。外资法人银行全国仅39家,浦东占了16家;合资基金公司,全国45家,其中22家在浦东。

  金融改革先走小步再迈大步,资本市场大门越开越大

  不仅仅是开放金融大门吸引金融机构,利用金融市场、自贸区平台引入境外投资者分享我国发展成果,也是浦东金融开放的一大特色。

  在浦东,上海证券交易所、上海期货交易所、中国金融期货交易所等10余个金融市场集聚,让中国经济与世界保持着密切的联系与互动。

  位于浦东的上交所曾提出开设国际板的设想,直接引入境外企业在沪上市。因为种种原因,计划暂时停止。曾有人担心,资本市场的开放会不会止步。

  这些人显然低估了中国打开大门的决心。此后不久,沪港通、债券通、黄金国际板开启。

  通过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QFII)、人民币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RQFII)制度,外资参与中国资本市场的力度不断扩大。但是,至2014年11月,QFII在中国资本市场占比仍不足2%,而新兴资本市场比例通常超过30%。

  如何提高内地资本市场开放的制度性基础设施建设水准?如何扩大跨境投资便利性,逐步满足境外投资者投资内地A股市场、境内投资者投资境外资本市场股票的需求?这些都成为挑战。

  在这种背景下,上交所与港交所联手,推出沪港通,保持两地资本市场原有框架,使两地资本市场得以互联互通。自2014年11月开通,三年间,沪港通总成交金额6.05万亿元,日均成交额87.19亿元,资本市场双向开放取得长足进步。

  延续这样的思路,2017年7月,沪港之间债券通启动,成为境外投资者通过内地与香港债券市场基础设施互联互通,投资内地银行间债券市场的一种机制安排。

  债券开通时,中国债券市场市值高达67万亿元,全球第三。但因为市场准入限制、参与程序繁琐等,境外投资者持有内地债市规模仅为8000多亿元,不足1.5%。如今,债券通开通,极大放宽了境外投资者市场准入限制,打破既有藩篱。至今,超700家境外机构获准参与银行间债券市场。

  既支持开放创新又有效防范风险,蹄疾步稳、稳中有进

  以前是利用开放倒逼自身改革,这是浦东和上海金融改革所走过的历程。如今,改革精细化,主动作为成趋势。

  建设上海自贸区,金融开放创新试点是重要内容。要为自贸区内企业个人提供金融服务,如何设计运行体制?既要保障自由便利,还要保障安全与资金往来,这是一大难题。

  “当时,打算设计成离岸金融模式。但是,从自贸区主体看,离岸业务并不占主体。因此,从企业实际出发,上海自贸区创造性地建设了自由贸易账户体系,连接国内国外两个市场、两种资源。”张红说。

  在这一账户中,实现了本外币一体化和中外资企业跨境金融服务审慎统筹管理,为金融开放创新和服务实体经济提供了有效载体。截至今年4月,自贸区内跨境人民币结算总额8127亿元;累计812家企业开展跨境双向资金池,资金池收支总额约11399亿元。

  浦东还发挥自贸区创新机制,促进“一带一路”资金融通。目前,已支持金砖国家新开发银行成功发行首单30亿元绿色金融债券,“熊猫债”累计发行超2000亿元。

  推进改革胆子要大,但步子一定要稳。浦东及自贸区成立金融工作协调推进小组,建立金融综合监管联席会议机制,试点金融综合监管,银行业务创新与监管互动、航运保险产品注册等长效机制逐步确立。

  目前,浦东及自贸区正在对标建设开放度最高的自贸区和国际高标准经贸规则,在现有开放基础上,形成更加开放的格局。


  《 人民日报 》( 2018年08月09日 02 版)

(责编:岳弘彬、曹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