示例图片二

千金城说“红一连把我从里到外都染红了”

2018-07-12 18:23:23 千金城-游戏页面 已读

  “红一连把我从里到外都染红了”
  ——第83集团军某旅红一连传承红色基因铸魂育人纪实

  红一连官兵从难从严开展实战化训练,砥砺官兵血性胆气。胡善雨/摄

  “举世无双红一连,天下第一党支部。”高高瘦瘦的列兵张宪民用力在黑板上写下这两句话。

  那是2017年新兵下连后不久,张宪民被安排去士官学校学习,一次政治课上,教员让来自不同单位的战士讲一讲自己连队的历史和传统。看着身边的战友纷纷上台,他也动心了,“想表现一下自己”。

  “我们连1927年建连,毛委员亲自在连队发展了6名党员,建立了全军第一个连队党支部。”他提高音量说,“我们连是军魂发源的地方。”

  台下战友向张宪民投来羡慕的眼光,但没有人察觉到这名列兵内心的纠结:下连之前,因为受不了红一连严格的管理,他主动申请借调到警卫连,并暗暗发誓“再也不踏入红一连半步”。

  “我抛弃了连队,现在却拿着连队的历史荣誉往自己身上贴金。”回想那一刻,张宪民觉得脸上火辣辣的,“感觉像自己偷了东西一样”。

  此时,距离他成为“一名合格的红一连兵”还有一年多的时间。

  “我曾经抛弃了连队,可连队并没有抛弃我”

  2016年9月,20岁的张宪民从长沙民政职业技术学院入伍,抱着“锻炼锻炼、吃吃苦”的想法来到了红一连。

  “红一连历史厚重,参加过300余次战斗,被授予‘百战百胜’‘英勇连’等称号。”新兵班长杨颖对他们说,“能在红一连当兵是一辈子的荣耀!”

  然而,刚刚来到部队的张宪民对此并没有什么触动。尽管天天唱连歌、呼喊连魂,还参观过连史馆,但他“总感觉历史很远,而且哪个部队没有点儿荣誉呢”。

  更让他头疼的是,红一连的训练标准很高,班长看他体能不错有意培养,别人跑1个3公里,他要跑两到三个,别人只需合格的课目,他必须达到良好甚至优秀。

  训练强度大时,班长自己花钱给他买牛奶和牛肉补充营养,但张宪民并不想这么累,“觉得差不多就行了”。一天班里组织体能训练,绕着营区跑完8圈后,班长又让他加练,他既失落又委屈,心中逐渐萌生退意。

  等到警卫连参谋来挑兵时,身高1米83的张宪民想都没想就去了。“当时只有一个想法,就是离开这个折磨我、使我痛苦的连队。”他说。

  然而,在士官学校学习期间,当教员让介绍自己连队的历史和传统时,张宪民第一个想到的还是红一连。也就在那几天,他得知了班长带着新兵战友去参加比武的消息。

  “我的新兵战友都去比武了,而我不光没有进步,反而在往回走。自己当兵入伍的初心是什么,不就是想吃吃苦,磨砺一下自己的意志吗?”他懊恼地说,“那一刻,我想回去。”

  去年的调整改革给了他机会。因为是借调到警卫连,学习结束后的张宪民可以再回原单位。他给指导员王玉光打电话,得到的答复是:“赶紧回来吧,你新兵战友都在等你呢。”得知他要回来,班长杨颖的第一句话是:“你欠我这大半年的训练要一丝不少地还给我!”

  “我曾经抛弃了连队,可连队并没有抛弃我。”那一刻,害怕战友冷眼相待的张宪民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回到红一连后,连队把打扫连史馆的任务交给张宪民。有一天,他在打扫时发现展柜里有一本发黄破旧的笔记本,记录了1979年连队参加对越自卫反击作战的经过。其中,时任一班长黄茂才的事迹让张宪民印象深刻。

  一次攻打班会村的战斗中,在黄茂才的带领下,一班缴获了敌军需仓库一座。将近40年前的日记里,黄茂才的战术动作被记得一清二楚,让张宪民觉得很震撼,“感觉历史好像有血有肉,就摆在我面前”。

  “直到那时,我才感觉连队的荣誉真的不像我想象的这么简单,都是革命先辈们用汗水、鲜血甚至生命换来的。”他说。

  在厚重历史中传承血性

  看到那本泛黄的日记时,张宪民正处于激烈的思想斗争中。离开连队一段时间,他的身体素质有些跟不上,在高强度的训练中出现不适。“我当时想过放弃,可看了日记后,好像给了我一股莫名的力量,让我咬牙坚持下去。”

  张宪民觉得,自己在黄茂才身上“传承到了一点儿军人应有的血性”。

  有血性是红一连91年来战绩辉煌的制胜密码。1948年10月,红一连在辽西双岗子地区与敌遭遇,三排排长姜东海率突击班直插敌守军阵地。战斗中他腹部受伤,肠子流出体外,他毅然用手把肠子塞了回去,继续坚持战斗,直至壮烈牺牲。战后,他被授予“盘肠英雄”称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