示例图片二

记空军航空兵某旅旅长、特级航行员郝井文

2019-01-03 23:15:33 千金城-游戏页面 已读

  初冬,空军某机场,天空拂晓处,霞光万丈。迎着向阳的偏向,一架架银色的战鹰怒吼而起,飞向故国广漠的领空……

郝井文练习回来(2018年6月23日摄)。千金城发(李吉光 摄)

郝井文练习回来(2018年6月23日摄)。千金城发(李吉光 摄)

  这是郝井文教育团队遂行的又一次战斗起飞任务。

  入伍20多年来,千百次这样的起航和返航,郝井文早已习惯——作为中国武士,他的血液里流淌的是“国度使命”。

  郝井文,空军航空兵某旅旅长,空军特级航行员,“全军爱军精武标兵”。他是空军首届反抗空战交锋“金头盔”得到者,更是人民空军歼击机首次飞越对马海峡的编队长机。

  飞越高山大海,守护万家灯火。连年来,郝井文着眼制胜空天造就航行人才,教育队伍6次夺得空军“金头盔”“金飞镖”等实战化军事练习交锋比赛集体第一,10人次夺得“金头盔”、6人次获“金飞镖”,居全空军之首。

  郝井文,以实际动作奏响了人民空军在新时代的强军战歌——为故国奋飞,为新时代护航。

  备战之思:在大国空军的换羽更生中爬坡转型

郝井文机组完成筹备听令升空(2018年12月14日摄)。千金城发(万全 摄)

郝井文机组完成筹备听令升空(2018年12月14日摄)。千金城发(万全 摄)

  “兵者,国之大事也。死生之地,生死之道,不行不察也。”上世纪末以来的高技能条件下局部战争,使现代战争进入了全新作战样式——准确制导,电子滋扰,隐身战斗机……

  1991年海湾战争中,美军的两枚“斯拉姆”导弹,诠释了准确制导兵器的效能:第一枚导弹把方针墙体炸开一个洞,第二枚导弹穿过此洞后爆炸。

  “外科手术”式的准确冲击,震惊世界。

  适应现代战争的形态变革,上世纪90年月起,人民空军开始了换羽更生之路。1994年入伍的郝井文,恰逢那时。

  2001年,郝井文受命改装先进战机。装备的更新换代,对这个跨世纪生长起来的年青航行员,无疑是一个重要的转折和一次质的蜕变。

  “2008年,我们就开始融入到体系傍边去。”从当时起,郝井文意识到,除了对装备挖潜,将来的信息化战争更是“体系”的较劲。

  同年,《2008年中国的国防》白皮书称:“颠末近60年建树,空军已劈头成长成为一支多兵种构成的计谋军种。”由此,向“体系”和“连系”转变,已成为人民空军建树攻防兼备大国计谋军种的转型共鸣。

  在这一理念指导下,中国空军开始组织实施“红剑”等体系反抗演习,使得“体系”一词慢慢深入人心。

  “‘红剑’演习体系要素全,不只可以检讨我们的战法训法,还可以此来倒推我们这个单一机型如何晋升本领。”每次介入“红剑”演习,郝井文地址队伍通过跟踪并适应体系的变革,都收获颇丰。

  而他真正对“体系”铭肌镂骨的认识,则是在“红剑-2014”演习中的一次败北经验。

  那天夜晚,为告竣作战意图,郝井文抉择兵分三路:布置精兵强将,借助地形优势从阁下两路突防;本身带一路从中路突击。然而,让信心满满的郝井文始料未及的是,阁下两路主攻气力竟在敌手的地面防空火力下“全军覆灭”,而面临最麋集拦截火力的中路两架飞机,却在滋扰机的陪伴呵护下乐成突防!

  “是滋扰机把这两架飞机送进去的!”郝井文今夜难眠,用从未有过的“战损”价钱,换来了对“体系”的极重认识——“在机器化思维模式下,单兵作战本领就算到达了很高程度,但在体系里大概连施展拳脚的时机都没有。”

  也正是这一年,2014年4月14日,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度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专程到空军构培育空军建树和军事斗争筹备举办调研,强调要“加速建树一支空天一体、攻防兼备的强大人民空军,为实现中国梦、强军梦提供坚定气力支撑。”

  强军新军号,转型再出发。

  在人民空军迈向一流的新征程上,郝井文和他的团队只争旦夕,正大步迈进以信息为主导的“体系”“连系”练习之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