示例图片二

边疆有我,定心团聚

2019-02-11 23:25:18 千金城-游戏页面 已读

边疆有我,放心团聚

北部战区陆军某边防旅官兵在零下20摄氏度的寒冷天气巡逻执勤。

  徐 辉摄(人民视觉)

边疆有我,放心团聚

北部战区陆军某边防连执勤组巡逻不到半个小时便一身冰花。

  张东丹摄(人民视觉)

边疆有我,放心团聚

东极哨所官兵对着老家的偏向敬礼。

  徐 辉摄(人民视觉)

边疆有我,放心团聚

新疆克孜勒苏军分区玉其塔什巡逻小分队官兵蹚着齐腰深的大雪巡逻。

  刘 慎摄(人民视觉)

边疆有我,放心团聚

驻守三沙永兴岛的武警官兵在船埠巡逻。

  雷 辙摄(人民视觉)

  对大都人来说,春节意味着走亲探友,阖家团圆。

  然而,在故国东极、在南海之滨、在西部边陲、在北国雪域,有这样一群人,时刻恪守战位:

  他们有一个配合的特征——远离故土、背对富贵,放弃团聚;他们有一个配合的信念——拱卫边疆,守护疆域平安;他们有一个配合的名字——中国武士。

  东

  黑瞎子岛

  2月5日,夏历正月月朔。清晨,黑瞎子岛。驻防在这里的北部战区陆军某边防旅东极哨所官兵在升旗台前整齐排队,迎接新春佳节的第一缕阳光。

  “敬礼!”哨所的司炉工兼水电工,四级军士长任光福拉动旗绳,五星红旗迎着向阳冉冉升起,旭日映红了战士们的面颊。

  作为黑瞎子岛首批登岛接防的老兵之一,任光福已经11年没有回家过年了。他的第二个孩子方才出生,连队指导员早早地把休假返乡车票塞到了他的手里。可任光福心里却打定:“零下35摄氏度的气温,战士们取暖得不到保障,这年可怎么过?”思之再三,千金城,任光福照旧主动放弃了休假的时机。

  “光福,你在岛上为故国守岁,我在家里照顾两个孩子,一切都好,你安心吧。”老婆传来的视频,任光福捧着手机看了又看,千金城的,心里涌起股股暖流。

  西

  玉其塔什

  “站稳了再挪脚,瞅准了再移步,措辞声音必然要小,这里很容易产生雪崩。”话音刚落,离步队不远处的雪山顶上,暴风囊括着积雪霹雳隆倾泻而下。

  面前触目惊心的一幕,惊得官兵们个个表情煞白。

  2月6日,夏历正月初二,位于故国西部、誉有“雪海孤岛”之称的新疆克孜勒苏军分区玉其塔什巡逻小分队又像往常一样骑马踏雪出发。出发前,指导员刘科专门布置10名官兵与家人视频通话贺年,并给家人送去连队的新年祝福。

  出发不到半小时,呼出的热气便在防寒面罩上结成一层厚厚的白霜,眉毛胡子也挂起了冰溜子,纷歧会儿时光,说千金城,巡逻官兵个个酿成了“雪人”,中士吴宁乐观地说:“在故国边防地上收到这样的‘新年礼品’,我喜欢,我孤高!”

  走了8个多小时,巡逻分队终于抵达此行终点。鲜艳的国旗前,“中国”二字显得分外亲切,戍边武士的足迹再次留在了这条边防地上。

  南

  三沙永兴岛

  2月4日,除夕夜。驻守在三沙永兴岛的武警海南省总队海口支队灵活四中队官兵转入高品级战备状态。22时30分,排长于瑞东拿起手电筒逐一对战备器材举办查抄。“来日诰日就是大年代朔了,可不能出一丝过错。”查抄无误之后,于瑞东自言自语地说。

  5日0时15分,一阵急急的警报声在值班室响起,哨兵陈诉:“市当局大楼右侧发明一道黑影闪过。”中队官兵迅速着装领取兵器装备。队伍全部荟萃完毕,只有于瑞东不见踪影。

  一番搜索事后,班长赵凯龙在市当局围墙边的草丛里发明白正筹备爬墙的“黑影”。

  “站住,不许动!”眼看“黑影”就要翻过围墙,赵凯龙一个箭步冲上去,一把将他拉了下来。

  “疼死我了!”听着声音很熟悉,赵凯龙打开手电筒一看,这不是排长嘛!本来,为了落实节日战备要求,检讨官兵快速出动和处理突发环境的本领,于瑞东自导自演了这一出“好戏”。战士们勇猛有序的动作让于瑞东偷偷地笑了。

  北

  恩和哈达

  夜雪初霁,气温降至零下45摄氏度。北部战区陆军某边防旅恩和哈达连队一支执勤分队伴着春节的足音,踏上了冰封雪裹的巡逻路。

  恩和哈达连队巡逻区域位于故国的“雄鸡之冠”。这里夏季蚊虫肆虐,冬季寒冷漫长,最低温度可达零下57摄氏度,无霜期仅为90天,一年险些只有两个季候。